NEW

我的上司总是妨碍我谈恋爱

月面龙鸣:

*瓜江久生X六月透

*欢乐向。自嗨式发糖。

*全文基本BG向。不喜别点。

*强行给有马加戏份。我真是太拼。


01.

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瓜江久生是不会相信的。

这个男人,会诅咒所有阻挡他恋爱的人下地狱。就算这个人是上司也同理。

“让开。”

“瓜江啊,这是对前辈上司说话的态度么?”

佐佐木琲世带着一脸慈爱的笑容和不容抗拒的气势挡在自己的家门前。

“我不是来找你的,”瓜江深吸口气提醒自己这次要冷静不能再跟佐佐木在公寓里使出赫子打起来,“麻烦通知透让她出来一下好么。”

“我刚刚就说过了她不在。”佐佐木驳回了他的要求。

瓜江脑门上的筋脉一根根陆续暴涨突起,“她怎么可能不在!我明明跟她约好了,你也明白透不是那种会爽约的人吧。”

“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就是,”佐佐木一微笑一摊手,“她不在。”

瓜江觉得现在已经不是青筋突起而是赫子都想爆出来了。

自从3个月前瓜江和六月正式确认恋爱关系并且(瓜江单方面)昭告全局后,他们俩的直属上司————佐佐木特等搜查官就进入了一种神经质的状态。先是在工作时间全天候地密切监视他们两个的行动,然后设定了前所未有的仅针对六月的晚上回家门禁时间。可是对瓜江来说最可恨的是,佐佐木趁他外出公干时替他签署了同意入住CCG新建员工公寓的协议,同时手脚极快地将他的行李连带床铺一起打包快递到了新公寓顺便把家里的门锁换掉并多加了两把锁。

总之他回来时才得知自己被库因克斯班的家长单方面逐出去了。如果不是六月拦着他找佐佐木算账,估计他已经写了好几份有关企图强拆公寓的检讨报告了。

“话说回来,瓜江君,”佐佐木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开认真地看起来,“你们两个已经正式交往3个月零7天了,期间发过5条短信,打过2个电话,互送过1次礼物,在CCG饭堂一起吃饭1次,共同出勤1次,在会议解散后的走廊上闲聊1次共用时6分17秒,作为一对应当正处于热恋期的情侣,你不觉得你们之间的这些交流有些不正常么?”

佐佐木对瓜江挥了挥手中的小本子。而瓜江又是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要淡定要理性。

“首先,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其次,我跟透身为上等搜查官理所当然都是非常忙的,这一切都是要拜某个只会坐在办公室喝咖啡的无良上司所赐啊,而且你为什么真的在认真监视我们啊!!”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认为你们两个之间的交流实在过于贫乏稀少了,因此我有正当的理由怀疑你没有完全把心思放在六月的身上,所以我有权行使家长兼上司的权利,阻止你们两个交往。”

“我才不想被你这种出门买个咖啡都能遇上5个老相好的人说……”瓜江把一口后槽牙咬得咯吱作响。

“年轻人,想打败我先回去再修炼几年吧。”

明明只比瓜江年轻些许的佐佐木此刻老气横秋且嚣张地说道。

正当气氛一触即发,门后的不知和才子准备出来拉架时,关键人物,两人对话的中心终于出现了。

“瓜江?还有老师,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单眼覆盖着白色眼罩的少女穿着简单的便服,拎着附近超商的购物袋站在电梯出口处,一看就是刚买东西回来的样子。

“你回来啦,六月。”

“透!你去哪里了!?”

“啊……那个,我正准备换衣服时,老师让我出去买一下今晚晚餐要用的食材,我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对不起啊,你等急了吧。”六月一脸歉意地说。

“不,没什么,我没等多久,只是在这里跟佐佐木聊了下天而已。”

瓜江一记眼刀扫向佐佐木,后者早已假装在四处看风景。

“那,我马上去换衣服,请你再等我一下。”

六月抱起食材急匆匆地开门进屋,快速打开的门一下击中了门后来不及反应的不知和才子,三人在屋内又是一团手忙脚乱。

“果然是你干的好事。”瓜江对佐佐木冷笑,“不过透及时回来了呢,再过一会儿我说不定就要被你气走了,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

被拆穿的佐佐木毫无愧疚,依旧笑容满面,“哪里的话,我只是关心下属而已。你们要去约会是吧,希望你们玩得开心。”说罢他就闪入了屋里,留下瓜江一个人站在门外。

几分钟后,六月换好了衣服出来,与瓜江一起离开了公寓。

屋内,佐佐木趴在猫眼上死死盯着两人离去。不知坐在沙发上揉着刚才被撞红的鼻子,对佐佐木说:“阿佐啊,你做得有点过了吧,现在提倡自由恋爱啊,自由恋爱,对吧?”

才子点点头,“琲世你现在的行为很像外国电视剧里的愚蠢老爸喔。”

“都说了我只是关心下属,像六月那样老实而又单纯的孩子在恋爱中一定处于不利地位,我怎么能不担心呢?!不如我们跟着去吧!”

“啊?!”

“诶?!”

库因克斯班另两位成员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02.

初夏的街头,还没有过于艳烈的骄阳和沉闷的雷雨气压,轻微的热度从马路上蒸腾而起,围绕在女孩子露出的小腿上。

此时是适合约会的周末,街上满是像瓜江和六月一样的情侣。今天也是两人难得的共同休息日,因此两人选择今天作为他们交往以来的初次约会日。

没有过约会经验的两人漫步在街道上,各自心怀着不知如何说出口的话。

“今天……稍微有点热呢。”瓜江随意说了一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喝点什么吧。”他看向六月,询问她的意见。

“好啊。”六月点了点头。

“你有想去的店么?”

“嗯……对了,上次有跟老师一起去过一家不错的咖啡厅,好像就在附近,我们去那里吧。”

两人很快来到一家装潢典雅的咖啡厅前,瓜江对这家的风格很满意,暗自夸奖了六月的品味。

但是正当他们准备进入店里时,一位穿着围裙看上去像是店员的高大男子拿着一块告示板出来,他一言不发地将告示板竖在门口,然后又默默转身回到店里。

瓜江和六月都呆住了,因为那块板子上用鲜艳的彩色笔写着,“本店今日不接待职业为CCG搜查官的客人”。

“这都什么鬼……”瓜江觉得自己今天不是一般的点儿背。

平日里出生入死的人民公仆现在连进咖啡厅的资格都被剥夺了,瓜江真想冲进去拍桌子质问老板CCG是有哪里对不起你————还真是有对不起的地方呢,毕竟这是喰种开的咖啡厅。

习惯性息事宁人的六月照旧拦下了瓜江并说服他去找别的地方。两人渐渐走远,而此时咖啡厅里唯三的客人齐齐从菜单背后伸出头来。

“他们居然没认出那板子上的字是阿佐你的字迹啊。”不知不敢相信他们就这么走了,本来他还担心瓜江会冲进来揍他们一顿。

“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吧,琲世我想吃草莓芭菲和乳酪蛋糕~给我买~”才子对监视同僚约会这件事依旧提不起任何兴趣。

“现在不是吃东西的时候,等任务结束了我再回家给你做吃的,我们快跟上去。”佐佐木扔下菜单站起来往外张望。但那两人早已失去了踪影,“奇怪,他们两个去哪了,我们快点出去找他们!”

三人冲出店门后,咖啡厅的那位男店员又默默地将告示板收了回去,嘴里嘟囔着,“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给别人添麻烦了……”

东京的街头上总是挤满了人,即使是有着丰富搜索经验的搜查官有时也会难以找到目标,例如此时他们就失去了瓜江和六月的踪影。

“可恶,他们两个怎么走得这么快,该不会是察觉到了吧……没办法了……”

佐佐木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电话,嘀嘀咕咕地对着接电话的某人说了什么,挂断电话后,他回过头对不知和才子比了个大拇指,即使他们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另一方面,莫名其妙被咖啡厅拒之门外的约会二人组继续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接下来要去哪里?”瓜江问,作为男士他认为他应该充分尊重恋人的意见。

“那个……”六月低下头,手微微抓住了裙摆,“游……游乐园怎么样呢?”

“不错啊,就去游乐园吧。”瓜江看了一眼满脸兴奋掩饰不住的六月,“你本来就想去吧,为什么不早说?”

“啊……那个……”被看穿心思的六月脸红了一下,“因为……瓜江不像是会喜欢去游乐园的人……”

“我倒是无所谓,今天尽管考虑你自己就好了。”

“嗯!”

说好了的两人决定去往离他们最近的一处游乐园,正好那里也是东京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游乐场之一。

进入了游乐场的两人还在思考要先去玩哪个游乐设施,瓜江的目光却被某处大排长龙的景象吸引住了。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两人于是走向了长长的队伍。

“欢迎欢迎!本游乐园今晚将举行游行派对!现在是派对前的特别活动喔!情侣特定拉力赛!两人一组参加!优胜组将会获得能保佑两人的恋情甜蜜长久的秘密礼物!!”

队伍的一旁,衣着可爱的工作人员正聒噪地宣传着准备举行的活动,听到活动内容的瓜江坚定地对六月说:“我们参加吧。”“啊……好,好的。”

两人立刻加入了队伍中,队伍前进速度很快,马上轮到了他们,填完报名表后,工作人员简单解释规则,此次拉力赛共挑战三关,集齐通关后的印章再返回终点。

第一个游戏是两人三脚。报名时拿到的带子将瓜江和六月的脚绑在了一起。

“透,脚疼不疼,会绑得太紧么?”

“不,完全不会。”

“是吗?那我们走的时候先迈外面的脚吧。”

“嗯。”

两人试着走了几步,奔跑的节奏十分合拍,应该说不愧是多年的搭档,而且身为喰种搜查官他们的体力和灵活度也远胜常人,瓜江对获得第一充满了信心。

身着兔子布偶装的工作人员来到了起跑线旁的站台上,面向并排站在起跑线上的参赛者鞠躬后,慢慢举起手中的黑色手枪————

怦!

一声枪响,所有参赛者同时冲了出去,最前面的不出所料就是瓜江和六月。两人不顾一切地正往前冲,但此时道路的两边冒出了一排工作人员,他们开始向参赛者投掷小球。

“可恶,居然还有这种障碍。”瓜江咬了咬牙,两人不仅要注意速度,还要注意不被球绊倒,渐渐地,两人与后面参赛者的距离越来越近,所幸终点就在眼前,两人以第一名的成绩完成了比赛。

第二场比赛是迷宫,工作人员简单说明后打开了迷宫的大门。里面一片黑暗,只有青白色的诡异灯光照着脚下的路,还播放着可怕的BGM。

“这是……鬼屋风格的迷宫么……”

“你害怕么?”

“不会,我们平时见到的可比鬼屋可怕多了。”

“没错,那我们走吧。”

进入迷宫的入口有五个,两人选择了第二个入口。

基本上,对拥有过人能力的瓜江和六月来说,这个迷宫根本不值一提,平日里训练出来的理性的判断推测加上他们体内喰种的直觉,找到出口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已经有队伍先他们一步逃出迷宫了。

在出口外,一对少年少女已经站在工作人员面前盖章了。

“啧,没想到居然有人手脚比我们快。”瓜江不满地看着前方的两人。

而对方并未在意瓜江的视线,干脆直接地奔向最后一个比赛场地。

“我们也快点吧。”

六月和瓜江也急忙赶向最后的场地。

最后一个比赛项目是摘星星,场地内搭建了一个约3米高的棚架,上面垂挂了大大小小的玩具星星,在规定时间内摘取最多星星的那组即为优胜。

这简直就是为拥有远超常人体能的库因克斯两人组所出的题目,然而事实却再次出乎他们的意料,领先他们一步的那对情侣竟然能看起来毫不费力地跃起然后摘下星星,就连挂在看起来不可能触碰到的高度的星星也被一举拿下,连一旁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

尤其是那个男生,跳起后连续摘下好几个他能够到的星星,大有一口气摘完不给别人留活路的趋势。

见到此情此景的瓜江也急了。

“透,我们上!” 

“是!”

转眼间,星星就被全部摘下,两边都捧着一把星星等待工作人员清点。工作人员一边清点一边报数,听着对方和自己的数字十分接近,瓜江和六月居然渐渐紧张了起来。

“这边是48个!”

“这边是43个!”

很遗憾,瓜江他们摘下的星星比对方少,自然与神秘大奖无缘,而作为第二名他们得到的奖品是仅限今日可以免费游玩场内所有游乐设施的招待券。

输了的瓜江明显不悦,眼神不善地瞪向优胜组情侣,正好那边的男生也看了过来,对方不甘示弱地回瞪。

“看!我们今天可以免费玩所有的游乐项目!好高兴!”六月拿着两张招待券开心地对瓜江说。

看到六月如此兴奋的笑颜,瓜江的怨气也消了一点,他拉着六月离开比赛场地,嘴里念叨着:“那对情侣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赢过我们……”“嗯……大概是跳高比赛冠军吧。”

渐渐远去的两人背后,优胜组的两人正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这就完事了么?那家伙让我们千辛万苦地追踪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们做这种无聊事?你也太容易答应他了吧。”男生抱怨道。

“没办法嘛,我怎么拒绝得了哥哥的请求,总之麻烦你不好意思了,绚都君。”

“切。”

“不过刚刚那个男生看我们的眼神好可怕,我还以为暴露了,要是在这里打起来就麻烦了。”

“打起来我也不怕。”

总之,两人完美完成了佐佐木交给他们的任务,并在那三个人终于赶到后指示了瓜江和六月去往的方向。

 

03.

获得免费游玩权限的两人几乎在游乐园里疯玩了一天,毕竟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这是能填补他们的孤独的记忆吧。

天色渐晚,天空呈现一半晚霞一半星空的绚丽景象。

“你看,瓜江,天空……真漂亮啊。”

“嗯。”

暂时玩累了的两人坐在音乐喷泉旁边的长椅上喝着咖啡,享受着属于他们两人的难得的宁静时光。

“瓜江?六月?”

这份宁静很快被身后传来的某个熟悉的女性的声音打破。

他们同时回头,看到了一个身着米白色连衣裙的清丽美人。

“真户小姐?!”两人同时喊出上司的姓氏。

“你们两个……原来今天是出来约会了啊。”真户晓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两个年轻人的脸上都一红,仿佛是被大人撞破正在做坏事的小孩。

“今天我们两个都公休,想做什么是我们的自由吧。”瓜江嘴硬地辩解。

“理论上是没错啦,但你们总不能把手机也关了吧,有紧急任务啊!”

两人一惊,同时拿出手机打开,果然是有好几条未读信息。真户晓接着说:“这是琲世负责的任务,但他说直接联系你们两个就可以了。”

“那家伙……”

瓜江觉得关掉手机的决定真是无比正确。

“那任务怎么办?”

六月十分担忧任务不能按时完成。

“那个啊……你们可以安心了,有马特等替你们去了。”

“有马先生?!”两人又是异口同声地惊叫。

“你们不用那么吃惊,好像是他刚好在局里,听说联系不上你们两人就自动请求负责任务了,反正他刚好也挺闲的。”

“这……”瓜江此刻心中对有马特等的崇敬之情又加深了一百多层。

“这就好。”六月长舒一口气。

“不过,”瓜江看了看真户晓的周围,“真户小姐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么?”

“呃……”真户晓的脸上飘了几缕绯红,“这个跟你们没关系吧!小孩子不要随便打听大人的事!”

听到她这么说,瓜江和六月都露出了然于心的笑容。反正是在等那个好不容易回来了的人吧。

不远处,欢快的乐声传来。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难得约会,不去参加那个么?”

“那个?”

“游行开始前的露天舞会,似乎还挺好玩的。”

听到这个,六月眼里又流露出小孩子的兴奋神色,见此情景,瓜江张望了一下不远处的热闹情景,决定前去参加。

“那,我们去了。回见,真户小姐。”

与真户晓打完招呼后,两人就头也不回地冲进人流中。

宽阔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人,缤纷的彩灯照亮众人的脸孔,玩偶装乐队奏响了派对的舞曲。

“透,跳舞吧。”

“嗯……好的。”

瓜江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五指合拢,手揽住六月的腰部,胸膛低着彼此,呼吸交换。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她有几次踩到了对方的鞋上,她红着脸不断道歉,他却并未在意,带着她继续旋转。

他无视着六月践踏皮鞋的脚带着对方跳舞,倒是六月有些分心,她好奇地仰着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他牵着她的手,视线越过她的头顶,五官严肃而正经。

他握着六月的手是冰冷的,动作幅度不大,旋转的时候偶尔会看六月的眼睛一眼,又快速移开。

咦?

舞蹈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瓜江揽着腰的手臂没有松开,她愣愣地抬头,正好看见一束光芒照在他的头顶上,于是她能看见恋人抿着的嘴唇和黑色的眼睛。他一点点往下伏,她一点点往后退。瓜江的呼吸洒在她的睫毛上,他没有笑也没有说话。

六月透的脑子里像是有十个ss级喰种在打架,她不停眨着眼睛,看着瓜江的脸正在不断放大,旁边的人说了什么她都无法听见,脑子里像是开水烧滚了咕噜咕噜地响。

“透,我一直都很想说,你不觉得……”

“救救我————!”

瓜江的话跟乐队的乐声都被一声尖锐的惨叫打断。正在跳舞的众人都停止动作看向发出声音的人。

他们看到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流如注。

“那……那里有怪物!”他的手指向某块人群。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中某个年轻男子突然冲出人群,往外面跑去,他的背后伸出了红色的赫子,帮助他越过人群逃脱。

“那是!”

喰种出现,身为搜查官的两人当然责无旁贷。特别是瓜江,此刻他只想把这个打断了他约会进程的喰种揪过来揍一顿。

“六月!瓜江!”

正当两人准备进行追击的时候,他们的上司佐佐木琲世突然出现了。

“老师!还有不知和小才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还用问么,肯定是跟踪我们了呗。

瓜江心里飘过弹幕吐槽。

“怎么说呢………比起这个,这边发生什么事了?”佐佐木果断选择逃避回答这个问题。

“有喰种出现了!我们要出……诶,瓜江!?”

六月正在请示佐佐木,话说到一半就被瓜江捉住了手臂。

“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瓜江扔下这句话,就拉着六月飞奔离开现场,完全无视了身后上司及同僚的怨声载道。

“等一下!我们这样走掉不好吧!”

“那种程度的喰种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就交给他们吧,今天我们可是休息的啊。”

就让佐佐木为他今天所做的一切赎罪吧。这句话他当然没说出口。

六月还想说点什么,但他们已经跑出好一段距离了,她也只能默默闭嘴了。

瓜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依旧一路奔跑,六月忍不住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游乐项目,我们还剩一个没玩吧。”

六月看向手里的招待券,确实,上面还剩一格空白没有盖上印章。

情侣约会必去的十大场所之一,摩天轮。

他们到达时,正好是摩天轮准备再次启动的时候,两人一踏入座舱,摩天轮便开始慢慢旋转。

他们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所见的景色也越加宽广,不久,整个游乐园的梦幻场景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六月趴在窗玻璃上,小心翼翼地观看着下方的壮丽景象。

“那个,刚刚我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瓜江突然说。

“诶?”六月这才想起他刚刚好像想说什么来着。

“我是想说,”瓜江的目光飘向窗外,“你是不是对我太见外了,你看,我们已经交往3个月……零7天了,你是不是应该,叫一下我的名字了。”

六月感觉自己的脸突然烧了起来。

叫他的名字么?

“嗯……久生……”

听到六月终于用名字而不是姓氏来称呼自己,瓜江的脖子也无法控制地红了起来。

座舱里静谧非常,流动起暧昧的气氛。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意这个……”

六月对自己不了解瓜江的心意感到稍稍的抱歉。

“不,我不是想让你道歉。”

“但是,还是想道歉,从以前开始,我就一直在拖瓜……久生你的后腿,所以,你提出交往的时候,说实话……很不安。”

六月抬起头,对瓜江露出了苦笑。

瓜江盯着六月几秒后,别过头去叹了口气,“你还有这种想法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

“你就是我的归宿。”

“所以,我没有嫌弃你。”

如同二次告白一样的话语再次出现,六月觉得自己耳边嗡嗡作响,她分不清是因为他们此时身处摩天轮的最高点气压不稳抑或是其它原因,她同时觉得这里的空气热得像要炸开。

此时,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两人看向窗外,华丽的烟花正在漆黑夜空中盛放,宣告游行派对进入尾声,一度停止的乐声也再次响起,看来是佐佐木他们成功地解决事件了。

“久生。”

“嗯?”

“我们……还有大家都会幸福的吧?”

“嗯,肯定会的。”

最后的乐曲盛大奏起,那是为所有在一起的、分散两地的恋人响彻夜空的love ring bell。